点染绿色,贡献乡梓——记清华MBA2004级校友杨华毅

 

发布日期:2017-06-28

分享到:

 

    杨华毅,MBA2004级,恩施西特优生态农业开发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(联合创始人)。



1976年,杨华毅出生于湖北省西南的恩施。恩施地处鄂、湘、渝三省(市)交汇处,是土家族苗族自治州(简称恩施州)的首府。 《桃花源记》所载:“晋太元中,武陵人捕鱼为业。缘溪行,忘路之远近。忽逢桃花林,夹岸数百步,中无杂树,芳草鲜美,落英缤纷,渔人甚异之。”这“芳草鲜美,落英缤纷”的武陵山区正是此地。这一方净土,这一片世外桃源,在崇山碧水的环抱之中,独居“千岩竞秀,万壑争流”的形胜之势。

 

童年时代,心怀大爱

童年的时光总觉悠长,杨华毅陶醉于这风光奇秀的天地间。他的家在林木苍翠的山顶之上,小学在泥沙冲积的山下谷底。初春的清晨,天色未亮,他与妹妹穿行于山间。经过十几公里的跋涉,一片青灰色屋瓦在薄雾笼罩中若隐若现。晨曦初露时,他们到达教室。夏日,蝉噪鸟鸣,酷暑炎蒸,放学后他和小伙伴跳进小溪流畅快地游泳、嬉戏。夕阳落向山坳,余晖染遍树梢,喧闹之声渐远,他背着书包回家了。初秋,家乡远近一带可谓“天边橘柚林”、“千家橘柚川”,更如唐代卢纶诗云:“烹鱼绿岸烟浮草,摘橘青溪露湿衣。” 从小,他眷恋着自己可爱秀美的家乡,盼望着成人之后有朝一日也能贡献乡梓。

恩施自然风光秀丽,但经济条件落后。杨华毅上学还肩负着重任:帮着隔壁邻居买照明用煤油。每天上学路上他和妹妹左肩背着书包,右肩挎着油壶,一年四季身上都是煤油味。到镇上读中学时,离家十几公里,条件更艰苦。每天自己蒸饭、配咸菜,母亲每年要做几百斤咸菜,够他带到学校吃一年。学校没有洗浴设施,宿舍也没有纱窗,夏天门窗敞开,一间宿舍二三十人,连耳朵根子上都是蚊虫叮咬的痕迹。2009年之前恩施地区因为交通闭塞,所以经济水平一直都很低。当地流行一句话:“走出巴东口,才能出农门。”意思是说,这一生只有走出巴东口去读书,才能算跳出“农门”,才有可能改变命运。因此他从小就决心要走出巴东,通过读书改变自己的命运,也只有这样才能改变家乡的贫穷面貌。

 

跳出农门,顺利就业

杨华毅的高中时代在恩施市一中度过,1997年他参加高考,考入位于武汉市的湖北工业大学,攻读道路桥梁工程专业。在通往武汉的道路上,山路十八弯,陡峭崎岖,卧铺长途汽车需颠簸二十多小时才能抵达,无论多么艰辛,但他毕竟实现了“跳出农门”的梦想。

本科时期,杨华毅尤喜涉猎社科文史类书籍。那时图书馆内关于《周易》的书籍他无不加以通读。他研究《周易》主要出于兴趣,最大的收获是学会了辩证看待问题。《周易》就是六十四卦之演化,与人类生产、生活息息相关,体现“返璞归真”的思想。《周易》中充满了“安危相易”,“祸福相生”,“否极泰来”等思想,表明事物在矛盾对立面中不断发展变化,“祸兮福之所倚;福兮祸之所伏”,转机孕育于危难,危险潜藏于盛极。他认为,这就提示自己:困难时不要灰心丧气,志得意满时不可忘乎所以。人生起起伏伏,一定要抱有平常心。

2001年,杨华毅本科毕业后,进入湖北省交通厅。在下属的二级处级单位京珠(京港澳)高速公路管理处,负责高速公路建设管理。毕业生的第一份工作对人生的影响相当重要,领导在为人处世的点滴之处,培养他一丝不苟的工作态度、吃苦耐劳的工作精神。2003年1月,交通厅还选拔杨华毅等人远赴丹麦学习4个月,开阔视野。但是,“五一”回来后他辞职了。他认为自己虽然不断得到迅速提拔,而且40岁当上处长应该问题不大,但岗位相对固定,工作丰富化程度不够,个人空间将会遇到瓶颈。他希望求变,转变思维,做自己更喜爱的事,尤其想系统学习经济学、管理学方面的知识。

 

盛食厉兵,潜心学习

辞职后第二天,杨华毅只身首次来到北京,入住在清华法学院旁边的小旅馆——一栋专门招待考研学生的铁皮屋内,利用两个月时间备考清华MBA。2004年他考入了清华MBA全日制项目(F班),入学后他全身心投入学业。

清华MBA学习时光让杨华毅“盛食厉兵”(饱餐战饭,磨快兵器),影响是深刻的。先说“厉兵”。当年班主任是王雪莉老师,她的《组织行为学》主要研究企业经营中的人性,对他帮助极大。在杨华毅日后的创业中,他重视揣摩员工的人性,尤其善于激发80后、90后自主性大的特点,人尽其才,因人制宜。由于他的创业公司主营农业、地处农村,毕业生的父母多不愿自己的孩子前来应聘。因此设计、安排适合岗位尤显重要,经过努力,员工流失率很低。  

那时从美国回来的李志文老师所讲的《成本分析》,是杨华毅最想掌握的内容。课程结束后,他又选择了李老师的学生肖星老师做他的导师,肖星》。2005年,他前往一家变压器公司参加暑期实习,公司主营变压器制造。他通过现场研究,找出了设备、工位与流水线存在不匹配问题,并提出了一揽子的解决方案进而提高了工作效率。

再说“盛食”。盛食的“食”是指清华的人文传统,是宝贵的“精神食粮”。在清华MBA读书期间,杨华毅被清华早期国学四大导师之一梁启超先生的君子精神所打动。梁先生在《君子》演讲中曾说:“今日之清华学子,将来即为社会之表率,语默作止,皆为国民所仿效。”这让他感受到,清华精神中重要的一点就是塑造“为社会之表率”的君子精神。他认为,做一个君子,应当在言行举止各方面都努力成为社会的“表率”,而“为社会之表率”,首先要奉献社会,奉献社会的最先一步就是要回馈家乡、贡献乡梓。

 

坚守农业,艰辛创业

2007年,杨华毅毕业一段时间后回到武汉,准备自己创业。当时他拿出仅有的5万元积蓄,又向亲戚借款35万元,注册了一家建材贸易公司。在互联网大潮冲击下,贸易行业举步维艰。很快公司资金入不敷出,杨华毅压力激增,面对窘境常常夜不能寐,欲哭无泪。此时,一位朋友请他去管理几个工地。之后两年他一边创业,一边管理工地,从投标、施工到结算,帮朋友的公司净赚了400万元。朋友答应每年支付10万元报酬,但他却分文未取。于是朋友介绍给他一个高速公路的大项目。2010年,杨华毅仅用3个月就完成了此项目,加之后续两年的维护所得,净赚了一千余万元。从身上区区15万元,到项目完成净赚千余万元收益,为实现梦想奠定了一定基础。  

杨华毅要做一辈子能坚守的事业,而不是像游击队一样打一枪换一个地方做项目。结合自己家乡的资源优势,调查分析后认为安全的茶叶还属于一个稀缺产品。当年三聚氰胺事件曝光后,其他食品安全问题也不停被曝光,这些问题食品的根源都在于源头没有把控住,特别是基地的农药和化肥投入品太多了,而这个问题的关键又在于农村土地实行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,土地高度分散在千家万户,这些农户没有初级农产品的定价权,只能追求数量最大化,所以怎么省工省力就怎么做。显然,茶叶的源头安全是不可控的。同时,这也说明安全的茶叶还是一片“蓝海”。

想到这里,杨华毅于是返乡租赁土地。他极目所见,漫山遍野茅棘交萦,林木密翳,到处是荒地。他雇佣大批农民砍伐树木、深翻土地,但一夜雨水过后,杂草又丛生蔓长。整整4年时间,因不能喷洒除草剂,人工除草日复一日、不辍朝夕。 随着茶树的生长,渐渐无需除草,但农民的收入也随之递减,2013、2014年矛盾日渐突出。在这种情况下,他经常半夜还带着礼品去安抚民心,沟通感情,开通思想,就像半个村主任。

茶叶讲究工艺,杨华毅为此没少下功夫。2013年春,先租下100多平米的小作坊试生产,两年后买地建厂,4年换了3次设备。通过不懈努力,终于将制茶工艺打磨成熟,产品投放市场,色香味形均获得了消费者的高度认可。其茶叶内在安全性连续5年通过SGS的农残检测,481项农残都是零,彻底解决了行业的老大难问题。

采茶缺乏人手更是棘手问题。近年来农村逐渐空心化,留在农村的的都是老弱病残,青壮劳力都出去打工了。平时田间管理的主要劳动力都是平均年龄68岁以上的老人,采茶时的劳动力平均年龄也有50来岁。为了解决人手短缺问题,企业在交通工具、人员待遇以及生活便利上想了很多办法,逐步取得了周边群众的信任,每到采茶季节,老奶奶们披星戴月而来,一派勤劳景象,原来那种满村麻将声的日子已经一去不复返了。


 

 

点染绿色,贡献乡梓

经过八年的的苦心经营,杨华毅和团队成员克服重重困难,逐渐树立起映马云池的茶叶品牌形象。在距离恩施城区10公里处的映马池茶园,有机茶园绵延数里,犹如昔日陶渊明笔下的“世外桃源”。夏秋之夜,品茗者已络绎不绝。  

在谈到企业文化理念时,杨华毅说,茶本身既是药品也是饮品,西特优的品牌基于零农残安全硒茶的定位进行文化构建,而非一成不变的茶行业文化。茶叶的产品理念,即是安全农业的理念。现在牢牢把握茶山资源和消费前端,进行基础研究、深度开发,逐步推出特色产品,如茶点、足浴包、枕头等,进一步瞄准制药中间体,如茶多糖提取物等。恩施是世界硒都,坐拥得天独厚的资源优势。硒是微量元素,抗癌作用显著,国外对此研究颇深。茶叶从食品慢慢转变成药物,通过深加工,增加产品附加值。他认为,一杯好茶是对生命的尊重,关怀人的健康更是企业的第一要义。

“今日之清华学子,将来即为社会之表率,语默作止,皆为国民所仿效”,百余年前,梁启超先生的这句话仿佛犹在耳际回荡。什么是“社会之表率”?在当今社会,尤其发人深省。也许,杨华毅出产一款安全的茶叶,力求一份良心经营,点染一方绿色家园,回报一拳乡梓之恩,正是努力在“为社会之表率”吧。

 

采访:陈芳  万军  乔元春  罗志波

撰稿:万军